今天是
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 健康教育 > 詳情

新型心衰標志物sST2-前途無量的興衰管理標志物

    心力衰竭是眾多心血管疾病的共同轉歸,也是主要死亡原因,其患病率在全球日益升高。心力衰竭的管理盡管有長足進步, 但其病死率仍居高不下。心力衰竭是一進行性疾病,其病理生理機制,至今未能完全闡明。到目前為止,對心力衰竭管理有明確診斷和評估價值的生物標志物僅有利鈉肽包括B型利鈉肽(BNP)和氨基末端B型利鈉肽(NT-proBNP)。然而,利鈉肽作為單一生物標志物,僅能反映心力衰竭病理生理機制的一個方面,且受腎臟功能、年齡、BMI以及不同原因所致肺動脈高壓等的影響,臨床亟需更多生物標志物以反映不同病理生理機制,對心力衰竭患者做出更準確和完整的評估。在各種新興生物標志物中, sST2反映心肌細胞受到生物機械刺激后的應變,是心肌細胞肥厚和纖維化的標志,且不受年齡、腎功能損害和體重指數的影響被認為在心力衰竭和其他心血管疾病中具有很高的應用價值。sST2在射血分數正常的高血壓人群中對于心力衰竭的診斷性能要優于NT-proBNP,但sST2水平也在炎性或免疫性疾病中升高,因此,sST2的測定結合BNP或NT-proBNP的測定可以更好的提高心力衰竭預后判斷的準確性。

ST2的生物學特征及臨床意義

     ST2是白介素-1(1L-4)受體家族成員,具有跨膜(ST2L)和可溶性(sST2)兩種存在方式。作為Th2淋巴細胞的表面標志物之一,ST2L具有免疫調節功能,在T細胞介導的免疫性疾病如哮喘和類風濕性關節炎中發揮重要作用,而使用ST2L封閉性抗體或sST2則會阻斷ST2L與配體結合從而下調Th2淋巴細胞功能,提示sST2具有抑制炎癥反應的作用。

    在心力衰竭發生發展過程中,心肌壓力負荷過重導致心肌細胞肥大、心肌纖維化和心室重塑是主要的病理生理學變化。 動物模型實驗驗證了1L-33/ST2L信號通路是一個力學激活系統,能夠控制心肌細胞肥大和心臟纖維化從而發揮心臟保護作用,而sST2則能作為誘騙受體與1L-33結合,阻止1L-33/ST2L信號通路。 因此sST2在心力衰竭發展中的機制和sST2測定值的臨床意義廣泛引起關注并得到一系列的實證。且sST2是預測急性失代償性心力衰竭、慢性心力衰竭、心肌梗死患者中短期死亡率的獨立指標。

     2013版ACC/AHA心力衰竭指南以及2014中國心力衰竭診斷和治療指南關于ST2的推薦正是由于有關sST2臨床研究數據的積累和充實,2013年最新ACC/AHA HF指南和2014中國心力衰竭診斷和治療指南將sST2引入生物標志物的推薦之中。

    2個指南均指出:除了利鈉肽和肌鈣蛋白,多種其他生物標志物,包括反應炎癥、氧化應激、神經激素異常和心肌及基質重構的標志物對HF的預后價值被廣泛檢驗。心肌纖維化的生物標志物,可溶性ST2和半乳凝素3不僅可預測HF患者住院和死亡, 還在利鈉肽水平之外附加預后價值。 聯合應用多種生物標志物的策略將證明其未來在指導HF治療中的價值。

    2個指南推薦反應心肌纖維化的生物標志物ST2用于附加危險分層,其推薦等級在急性期為Ⅱb,證據等級為A;門診時為Ⅱb,B。

     綜上所述,1L-33/ST2L信號轉導通路具有抗心肌肥厚和纖維化作用,在心肌重構過程中發揮重要調節功能;而sST2與1L-33結合則抑制其活性功能。sST2濃度對HF和ACS 患者具有預后判斷作用,最新版美國HF指南已將其推薦為可提供附加危險分層價值的生物標志物。 除HF和ACS 外,最新臨床研究顯示,sST2濃度還與高血壓、肺動脈高壓等疾病相關,sST2用于社區人群的篩查也被納入研究視野。隨著臨床和實驗研究的深入, 1L-33/ST2L信號轉導通路在心血管疾病中的應用價值將得到更清晰的闡述。

圖片1.jpg

ST2臨床應用

2019-05-14 15:48:55

就醫導航

?
二維碼
三分彩开奖查询